乂萧tulpa

爱是个谜。而我曾无比悲伤的爱过这个世界。希望当我合上这个世界的门之后能通往一个无冬的桃花源,百花盛开。

我是被手机铃声吵起来的,艰难的从床上起来。宿醉一夜浑身皮肉都酸痛疲乏的要死。

                   望向镜子里邋遢的样子。映着流浪的纠缠在一起的胡须和灵魂。厚织的窗帘遮住着太阳的光芒封闭了这里。 

                    冬日的南方阳光明媚,屋子里下着雪,屋外有三角梅攀上窗框探头望去。白炽灯映着惨白的一切。伸手去捞铁皮盒里的剃须刀松动的刀片划破了混乱中翻找的手指。引起了我的注意。
玻璃里褐色的空洞望着玻璃外褐色的空洞。

                   混乱的毛发和染红了的泡沫退下。露出精致的肉体。
你的样子。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