乂萧tulpa

爱是个谜。而我曾无比悲伤的爱过这个世界。希望当我合上这个世界的门之后能通往一个无冬的桃花源,百花盛开。

【aph】落魂

烦的要死累的要死,佩德罗他现住在俄亥马拉州一个自己都叫不上名字的地方。他烦,刚买的啤酒还没来得及喝上,就跌碎在列车上,还要向短裙溅上酒汁的女士道歉。糟糕,真是糟糕极了。跨过四五个街区坐在水泥的门槛上望着星星摸了半天才摸到钥匙。烦实在是烦,打开他从故乡过来的,一直舍不得开瓶的利口酒兑上可乐,也算是一种新大陆的喝法了吧?
他打了个酒嗝,试图在春季的星空找到狮子座的样子。

他窝在阳台的房东留下的破宜家折叠椅上,他想念欧洲,想念葡萄牙,想念洛里什的老宅,想念宅子里半腰高的凄草,想念凄草下沉睡的母亲,想念他不止去向的胞弟。

他后悔弟弟离家的时候没有追上去告诉他为了等他回家佩德罗愿意放弃他的工作。他后悔没在母亲有生之年在自己生日时候对她说一声谢谢。

他还是后悔离开老宅,后悔离开欧洲。但出租屋路没有回程的机票只有廉价的意大利西服和24小时一直开机的笔记本。

他想回到过去,可是没有回头的路,时间的长河只会不停的向前流去。过去的事物只会越来越少,最后完全变成新的。彻底遗忘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