乂萧tulpa

爱是个谜。而我曾无比悲伤的爱过这个世界。希望当我合上这个世界的门之后能通往一个无冬的桃花源,百花盛开。

玫瑰

他把一束红玫瑰塞到我手中。回头朝我笑着说了什么。深红色的花瓣互相爱抚着彼此丝滑的身体。我看盯着这束玫瑰出神 恍惚间他的身影失在西叶纳纵横交错的石砖小道中,他的话语淹没在街头艺人的琴声里。不知道是他因玫瑰而让人流连还是玫瑰因为他而变得迷情。他的唇被玫瑰染红,他的衣领上沾着玫瑰的芳香,他颈间的汗水是朝雾对玫瑰的吻。我多想大口的吻在他的锁骨上,品尝他的汗液贪婪的享受他的体香,此刻我就是格雷诺耶,此刻我就身居伊甸。
我将那束玫瑰插在桌台的玻璃瓶里真想永远都将它保留。玫瑰的身姿日渐凋零,离开土壤的浓艳的红就像离开身体的血液变得棕黄失去美丽。肉体是个差劲的过客,它的美好转瞬即逝。难以抓住。

可瞬间即永恒,回忆把我困在了西叶纳窄窄的巷子里,一遍一遍的看着他到来又离去。我永也没办法抓住他的手。失去生命的玫瑰干瘪失色,失去灵魂的我行尸走肉。我和玫瑰就成了这世上最颓疺的景象。

我抱着玫瑰的尸体独舞,悲伤的像是在抱着他的尸体,幸福的像与他跳华尔兹。就在杜布罗夫尼克的城墙上,日落的颜色也没有他的红色耀眼。闭上眼去听他当时的轻语,玫瑰偷偷的告诉我…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