乂萧tulpa

爱是个谜。而我曾无比悲伤的爱过这个世界。希望当我合上这个世界的门之后能通往一个无冬的桃花源,百花盛开。

【西葡】巴塞罗那的热情


陌生人设定
亲分加泰罗尼亚人设定
葡萄旅人设
有点肉渣

我去过百座城市,城里有百万个人。
我遇见了这一座城,遇见这城里一个人。

从一片空荡广阔的天空穿过白水的城堡。临降落还有10多分钟的时候,我亲眼看到了这座城市,从飞机狭小的弦窗望过去 ,方格子整齐裁剪拼插,三条斜街切割这小方格最终汇集在市中心的一个区域。不知道加泰罗尼亚的鸟儿有没有注意过这个城市的惊人姿态。也许天天目睹着这样的景致大概就不会为它而惊叹了吧。
天使之城
这城市热爱着阳光与花。
可惜冬天有难开的阴雨 ,春夏的花儿不能长驻。所以他将他的挚爱纹在身上。
他贪婪的拥在芙罗拉的吻纹在身上。他贪婪的将我心脏的一部分留在他身边。

结束了在巴西的工作又被放到巴塞罗那感受生活,其实也就是带薪休假。我不是那种待得住旅馆的人,至少没有300欧元拍在我面前要我写稿子的话我是不会的。跑到海边的酒吧喝一杯,焯一下兴致什么的,到是何我心意。

繁星闪烁的夜,月亮好像消失在了深蓝色幕布之后。一栋老房子,新粉饰着柠檬糖果颜色,推开玻璃门装作没有去注意彩虹的旗帜垂在一旁。
酒吧里不大,除了被摇摇晃晃的人影剪碎的昏灯就是剩下玻璃外的星光。点一杯红酒喝一晚上,浸泡在新奇感和孤独的二重奏里,我是这么想的。

有只手搭在我肩上
“老兄,看你在这里坐了快两个小时了,一杯都没有喝完啊,在等人么?他一定是放你鸽子了。”他从旁边桌拽过把椅子坐下。
“没啥的…我也被放了鸽子”他干了手里剩下半杯。对着我比活着一个扑扇着翅膀的样子,挑了挑眉自己笑的开心。

“同情你…还有我没被放鸽子…自己来的。”
我抿了一口酒润嗓子却适得其反。

“你这是没事闲的,不过我也是。你哪的?不像本地人啊。来旅游的么?要不要我带你领略一下加泰罗尼亚的热情呀!”

“嗯…?可以么?那我就不推辞了。”一饮而尽那一杯酒。顺便稍走了吧台上半瓶干白。

一前一后推开酒吧的门,迎面和海风撞个满怀,风儿掀起了我的外套一角。两个年轻的身影出现在巴塞罗那的沙滩上。我们借着酒劲有一句没一句的扯着话,勾肩搭背的一同踩在软弱的沙滩上,留下一串相靠的痕迹。
借着身后一股夏风,我们互相追逐,打闹,撺进了街道巷口,方格子的细节远比飞机上看到的复杂。弯弯绕绕追逐着他的声音却丢失了他的脚步。

有些着急的四处张望,也捕不到脚步和人声。被拉进了人巷子。然后他吻了我,那个吻里有干白的味道。砖墙的凉和他的温热。我想他一定是喝醉了,我也是。

他告诉我他家就在附近。

又追逐着被他一步步带向他住所,说再去喝两杯。进楼道后他脚步放轻,楼道灯都没能察觉。我顺着他的脚步扶着墙壁跟着,太暗他捅了半天钥匙才捅进去。

我知道会发生什么,也正是我期待的。
他反手带上门把我压在门上亲吻。我早就料到的。醉酒鬼亲吻粗暴的很,啃着我嘴唇发狠下巴被掐的吃痛。我一脚把他踹开,他一个趔趄扶着靠在柜子上愣着。

“太疼,别这么咬。”
薄夹克被我丢在地上,他再次靠近,我解着的他衬衫扣子,一颗颗的不慌不忙拇指伸入衣内划过起伏的胸前。等不及了,我触及到的身体发烫靠近耳边的舌尖有一下没一下的蹭着耳廓。

至于裤子什么时候被褪下的我已经记不清楚了。之后依然粗鲁的扩张几下就要提枪探入。

“你给我他娘的带套!!谁知道你有没…唔”那人也反应过来了,虽然不是很耐烦的样子,放开我在鞋柜里翻找。我便把那瓶干白喝的一滴也不剩放在墙角里 。

他一转身来吓得人一下,他跨下发着黄光的黄瓜摇晃着似要炫耀自己雄伟的尺寸。居然用荧光的套?!天…可真有意思。

幸好夜色黑漆他看不见我的表情,不至于尴尬。又是一波强进的攻势被我翻过来压在柜子上,象征性的反抗总是能引得人的占有欲。我亲身体验到了那尺寸,可以说比看着还要令人兴奋的多。

之后的欢愉没令我失望,我轻吻他的脖颈舔舐着他咸丝丝的汗液。渐渐适应之后痛苦一点点的减轻。他低声念着什么,不是西班牙语。我听不懂这好似无休无止重复的话,揽着他脖子像他刚才那样粗暴的吻着他,咬破他的嘴角,尝着甜腥的味道 。

被刺激的前面也有抬头之势,他粗厚的手掌摩擦的带感。后面还是强有力的冲撞着一下下的撞到最深处,想说的话都变成了呻吟从嘴边不留意的泄露了出来。

介于我担心套破,他还是退出来在外面释放。站着做,我们都累的要死。摸黑半天找不到自己的裤子,干脆上床睡觉算了。他带着我摸了两处门,只有一个不大的床,只能依偎着凑合过这一夜,还不如宾馆开着空调睡大床舒服。不过他的怀抱…很舒服。

评论(1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