乂萧tulpa

爱是个谜。而我曾无比悲伤的爱过这个世界。希望当我合上这个世界的门之后能通往一个无冬的桃花源,百花盛开。

【Aph】良品【巴黎17区au】

我们用一辈子来学习怎么迁就别人,到头来却不懂得如何尊重自己。

说实话我真的很不适应,真的很不喜欢这种遮遮掩掩,拐弯抹角的会话。现在唯有的光芒来自窗外一闪而过的路灯,他穿着整齐的西装蓝色西装,也许会有暗纹吧,留着这样有个性长发的男人不像会是极简性冷淡主义者。一双骨节分明修长手搭在膝上。实在我看不见那人的样子,棱角鲜明的却不知意味。

我将装着白粉的小盒子递到他手里,在递到他手中的缩了回去,却还是躲闪不及于他来了个肢体接触。那人反而是故意的捉住,用带着细茧子的指腹轻轻摩挲。他手很凉,细细茧子像是长期握笔留下的。细手指舔湿沾了点粉末品尝。他点点头,靠我这里坐近了些。

“这年头,这么良心的买主不多了啊。”

他抹着浓重气味的香品。不得不说紫苏搭配龙涎香的味道…但是他身上的烟味很浓,把这一切都弄的很糟但又及其能的抢夺你的感官。同他锋芒毕露的气场一样,霸占着狭小空间内全部的控制权。

他点着了支烟,多么漂亮皮囊。虽然蓝色的眸子平淡无奇,却深不见底 ,看不透。烟气徐徐的散开,然后凝固在密闭的商务车内。

下意识屏住呼吸,却被那人逼近,在鼻尖相蹭的距离全部吐在我脸上,这不只是尼古丁的味道更夹杂着大麻燃烧的气味。刺激着鼻腔。那人不管不顾,双臂架在我的肩上。我知道他想要什么,而且还貌似是志在必得。他是金主,我必得顾及他。他拿着支票在我眼前晃晃,塞到我衣装兜内,凉手隔着衬衫也让我寒禁着。他的意愿,我却不好为抗。

顺着人柔韧的腰背,覆上紧实的臀。就在那里,像是被无数人疼爱过一样。他反应甚是可爱,微微颤抖着弓着身子,爬在我耳边说着我听不懂的话语 大概是法语吧。
je suir une  ratee.
他在说什么呢,我怎么会知道。声音沙哑很难和他的光滑的肌肤和亮蓝的眼睛联系到一起。大概是抽烟过多的缘故吧。
我将他压在身下,热情的人儿早就大张着双腿等候。
就在着狭小的空间里,满是烟味,汗味。
车一路向前驶去,而我困在这小小的空间内

我的灵魂再次卑躬屈膝的跪倒在他人面前。满足着别人,违背着自己的意愿。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