乂萧tulpa

爱是个谜。而我曾无比悲伤的爱过这个世界。希望当我合上这个世界的门之后能通往一个无冬的桃花源,百花盛开。

化身成鸟儿逃亡,我拥有大众化的羽色。悄悄混去哪个广场上啄食政府的鸽饲或者人类吃剩的面包屑。和鸽群一起惶恐的拍打翅膀飞向天空。他们有能离开地面的能力却不能终身与大地断绝关系。所以说不过是拴着长链子的狗罢了。

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挽留的的。
时间、生命和爱。
你想挽留却渐行渐远。

人有三样东西是不该回忆的。
灾难、死亡和爱。
你想回忆却苦不堪言。

此刻这个身躯主人深深的睡着,住在里面的灵魂怀抱着婴孩。
一个皮肤青紫俨然没有了呼吸的孩子。他合着的双眼遮住了眼眸,像极了这身躯主人的草色眼眸。
冰凉自孩子的皮肤传到灵魂的深处。横躺在草地上,沾染了翠绿色的霜冷。
灵魂在哭嚎而婴孩沉沉的睡着,丝毫没有被打扰。
沉沉的睡着,梦去了遥远的国度。
灵魂发出的光芒渐渐变淡...明亮的变成安心的颜色,渐渐消失不过无所谓了。
佩德罗,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你失去了孩子,失去了爱人,失去了灵魂。
那朵小小的花在腐烂的身子上生长。
它对着我笑,就像你那时的微笑一样。

爱人的脸庞依然恬静,掩藏着。
泪水打湿了梦里的白草。